您的位置:      首页  /  售电  /  勤字诀当先,邹磊能带领中国大唐...
勤字诀当先,邹磊能带领中国大唐逆天改命吗?
2021-02-26 20:17:51
摘要:在其他电力央企越做越大的现实下,中国大唐煤电资产包袱重、折戟煤化工、核电起步慢、并购无门,如何避免差距被越拉越大,显然是邹磊需要正视的一道考题。

2020年12月7日,中组部宣布一则重磅消息,邹磊接替陈飞虎任中国大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
        如今,邹磊执掌中国大唐集团已接近3个月。此前,被免去中国大唐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职务的陈飞虎也有了新去向,被任命为中央企业专职外部董事。
        少壮派、实干派挑大梁
        在进入中国大唐之前, 邹磊曾任哈尔滨电气集团、东方电气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2016年5月25日,东方电气与哈尔滨电气集团“一把手”对换,斯泽夫调赴东北,邹磊则在其50岁生日时奉调入川。
        据了解, 2009年,邹磊43岁,已升任哈电集团总经理。为此,邹磊也被业界视为少壮派的典型。
        邹磊入川之时,正逢东方电气(600875)业绩首次出现亏损,手握千亿订单业绩却“兜不住底”的窘境,可以说奉命于危难之间,扮演的“救火队长”的角色。
        上任伊始,邹磊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他有信心带领东方电气走出低谷,制订了“六电并举”的发展格局,并提出将东方电气打造为新时代世界一流企业的发展目标。
        实际上,在邹磊治下,东方电气集团的发展也在蒸蒸日上。2020年3月28日,东方电气公布2019年年报,公司实现营收328亿元,同比增长6.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2.8亿元,同比增长13.19%。
        正是因为在东方电气有着出色的管理经验,交出了完美的业绩答卷,邹磊也被视作是技术型、实干派的央企领导人,而中组部此番调他入京执掌中国大唐,则是希望他在更大的舞台上有一番更大的作为。
        资料显示,邹磊的前任陈飞虎,也是电力口“老人儿”,调入中国大唐当“二把手”前后,曾先后在原国家电力公司、中国华电、原中国国电集团三大电力央企效力,专业能力和管理能力突出。
        2018年8月,中国大唐原董事长陈进行到龄退休。当年12月,陈飞虎被“扶正”为一把手。在一把手位置上,陈飞虎坐了2年,在中国大唐,陈飞虎干了4年。
        中国大唐的“落寞”
        尽管也是五大发电集团成员之一,但中国大唐崛起的并不明显。
        与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国家电投相较,中国大唐在资产体量、电力装机容量、清洁能源装机占比方面都有一定差距。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国大唐的发电装机容量达到1.44亿千瓦,2019年全年发电量为5454亿千瓦时,利润总额为120.63亿元。
        资产体量上比不过国家能源集团、中国华能和国家电投,在清洁能源装机方面比不过国家电投,缺少特色电力资产支撑,中国大唐在五大发电朋友圈的存在感不断走低,是昔日“优等生”中国大唐面临的一大“尴尬”。
        据了解,两大电网、五大电力分家之时,中国华能分得的电力资产最多,电力装机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居首。中国国电紧随其后,装机容量位列第二。随后,中国大唐主攻煤化工产业,中国国电则大力进军可再生能源。
        中国大唐首任总经理翟若愚为中国大唐定下向煤化工转型的发展方向,但转型十分困难。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大唐煤化工板块亏损43亿元,2013-2015年累计亏损115.6亿元。截至2015年底,该板块整体负债653亿元,资产负债率超95%。
        至此,中国大唐从“优等生”变为“后进生”,在世界500强中的排名也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居末,被中国华电、国家电投、中国国电等同门“兄弟”碾压。
        中国大唐也尝试实现电力资产多元化,对发展核电展示出浓厚兴趣。早在2013年,中国大唐集团就发起成立了中国大唐集团核电有限公司。此后,在2019年,又与辽宁省政府合资成立了辽宁庄河核电有限公司,中国大唐持股比例为46%。
        不过,中国的3张核电牌照为中核集团、中广核集团和国家电投所有的情况下,中国大唐“曲线”发展核电的路径,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弃煤从核”的转型,并在核电方面快速取得一定建树。
        在发展核电方面,中国大唐较中国华能慢半拍。据中国华能官网消息,近日,中国华能石岛湾核电站62名运行人员取得民用核设施核反应堆(核动力厂)操纵人员执照,华能首批核电厂操纵员诞生。
        干得好不如嫁得好。中国大唐也试图并购重组的方式将业务做大、做全,但与神华集团、中广核集团,甚至与中国华电传出合并传闻后,最后都被否认。
        在其他电力央企越做越大的现实下,中国大唐煤电资产包袱重、折戟煤化工、核电起步慢、并购无门,如何避免差距被越拉越大,显然是邹磊需要正视的一道考题。
        邹磊“勤字诀”当先
        中国大唐,新年,新人新气象。
        自进入中国大唐以来,邹磊给外界最大的印象就是勤勉。
        据“能源100”统计,自2021年1月份以来,邹磊先后会见了东方电气总经理俞培根、中国进出口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胡晓炼、中国国新党委书记、董事长周渝波、国家能源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王祥喜、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宋鑫、国家电网党组书记、董事长辛保安和吉林省副省长李伟等7 位央企高官和政府大员。
        与此同时,邹磊还深入一线调研,到北京高井热电厂调研检查供热保电情况并慰问一线干部员工,到煤炭事业部调研督导燃煤供应和安全生产工作,到集团公司科研机构调研科技创新工作,到环境公司调研慰问,到集团公司金融机构调研,到中新能化公司视频连线慰问煤化工产业一线干部员工,主持集团公司工作会议……
        从中国大唐官网传出工作动态显示,邹磊自到任中国大唐以来,工作起来特别勤奋,特别努力,展示出了活力十足的新气象。
        对于风电、光伏等新能源,本来清洁能源装机占比相对较低的中国大唐展示出全心拥抱的姿态。在2021年工作会议上,中国大唐提出了“二次创业”的口号。
        邹磊强调,要准确把握当前面临的发展形势,以“打造‘绿色低碳、多能互补、高效协同、数字智慧’的世界一流能源供应商”为发展愿景,实现“两个转型”(即实现从传统电力企业向绿色低碳能源企业转型,到2025年非化石能源装机超过50%,提前5年实现“碳达峰”;从传统电力企业向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转型,建立中国特色的现代国有企业制度),做到“四强”“四优”,开启二次创业新征程。
        能源大转型时代,管理层选择擅于“救火”的邹磊执掌中国大唐显然用意深远。而勤奋、实干的邹磊在“十四五”将中国大唐的发展蓝图定义为“二次创业”,也是志存高远。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二次创业再出发,在五大发电中逆袭上位,中国大唐或一切皆有可能。

电力会展
电力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