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太阳能  /  亚洲硅业前世今生:施正荣与尚德...
亚洲硅业前世今生:施正荣与尚德旧案切割 隆基股份撑起过半营收
2021-08-26 11:18:56
摘要:前中国首富施正荣的“再创业”项目继续冲刺科创板。

  前中国首富施正荣的“再创业”项目继续冲刺科创板。亚洲硅业(青海)股份有限公司(“亚洲硅业”)在今年3月财务资料过期中止审核后,于8月23日提交了更新财务数据的问询函回复。


  在多晶硅价格波动影响下,亚洲硅业近年业绩走势颇为动荡,2017年至2019年出现业绩下滑。不过受益去年下半年以来的多晶硅涨价潮,亚洲硅业2020年业绩回暖,实现营业收入15.53亿元,净利润2.196亿元。


  早在去年11月披露招股书申报稿时,亚洲硅业较高的客户集中度即被予以关注。而亚洲硅业此次回复显示,其对第一大客户隆基股份(SH:601012)近年的销售收入占比呈急剧上升趋势。2020年,亚洲硅业向隆基股份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比例达到63.49%,已经过半。


  亚洲硅业的回复还首度披露了公司创立始末,以及与无锡尚德的渊源。2001年1月,施正荣创建了无锡尚德,尚德在十年间成为首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PO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以及全球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厂商。早期为解决原材料供应问题,无锡尚德曾扶持、投资了多家多晶硅生产企业,亚洲硅业亦在其中,公司早期的人员以及投资者均与尚德关联密切。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冲击下,外部投资者逐步退出,施正荣取得亚洲硅业控制权。


  2013年,受欧美“双反”调查等影响,无锡尚德与境外上市主体Suntech Power Holdings申请破产重整。尚德破产案是否会给亚洲硅业造成影响亦被监管关注。而据亚洲硅业披露,施正荣已完成与尚德之间的切割。


  不过根据对赌协议,亚洲硅业仍面临另一重考验——须在2022年内实现上市,否则或将对投资者予以补偿。


  与无锡尚德一脉相承


  此次拟在科创板上市的亚洲硅业成立于2006年,由青海省新能源研究所有限公司以及施正荣夫妇控股的亚硅BVI共同出资设立,其后经历数次股权变更,截至2020年11月招股书披露,亚洲硅业由亚硅BVI持股78.58%,另一重要股东为持股7.5985%的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由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实际控制。


  曾经的中国首富施正荣与妻子张唯为亚洲硅业实际控制人,二人通过境外信托架构与亚硅BVI间接控制亚洲硅业78.58%股份。


  亚洲硅业其余八名股东持股比例均在5%以下,其中第三大股东西宁经济技术开发区青银鑫沅轻工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青银投资”)持股4.5766%。据南京银行(SH:601009)今年3月公告披露,其对青银投资持股比例/持有合伙企业财产份额比例为79.97%。此外,亚洲硅业的股东还包括持股0.9153%的深创投以及深创投控制的三家私募。


  据招股书披露,亚洲硅业此次公开发行拟募集资金15亿元,将主要用于与公司主营业务相关的60000t/a电子级多晶硅一期(30000t/a)项目建设。


  亚洲硅业的起源与施正荣的首次创业关系密切。


  2001年1月,施正荣创建了无锡尚德。2005年12月,控股无锡尚德的开曼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首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IPO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2010年,尚德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出货量达1.5GW,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太阳能电池组件厂商。


  早年无锡尚德为解决原材料供应问题,先后与国内外多家企业签署了长期硅片、硅料的供应合同,同时还通过在境内扶持、战略投资多晶硅及硅片生产企业的方式,以推动国内生产和供应体系的发展。亚洲硅业前身亚硅有限正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于2006年6月开始筹建。


  代替施正荣出现在亚洲硅业台前的王体虎出生于1962年,较施正荣年长一岁。1982年,王体虎自厦门大学物理系半导体物理专业毕业后就职于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从事单晶硅的研究工作,后赴美深造获得博士学位,曾任美国国家可再生能源实验室高级科学家、硅材料和器件项目首席科学家。


  2006年初,王体虎回国后暂时加入无锡尚德担任研发副总经理,后承担了自主创建多晶硅工厂的工作,于2006年7月离开无锡尚德,并在次月成为亚硅有限董事长、总经理。王体虎被描述为亚洲硅业的核心技术人才、技术创新负责人及青海省硅材料重点实验室主任,参与了亚洲硅业几乎全部的核心技术研发项目。


  除了王体虎,无锡尚德原研发工程师、主管宗冰在2006年12月离职,并在一个月后入职亚洲硅业,现为亚洲硅业总工程师。无锡尚德原财务部经理姜云升于2007年5月离职,后在2009年8月加入亚洲硅业,现为亚洲硅业财务总监。亚洲硅业现任董事季静佳、现任董秘梁哲均曾就职于无锡尚德。


  核心技术人才与高管之外,部分在王体虎的斡旋下,与无锡尚德渊源深厚的投资者乃至尚德自身亦注资亚洲硅业。


  据亚洲硅业披露,2006年12月,曾投资无锡尚德获取较高回报的部分投资人出资设立了亚硅BVI,并通过亚硅BVI在青海省西宁市投资成立了亚硅有限。在亚硅有限正式投产后,出于战略考虑,尚德旗下全资子公司Suntech Power Investment Pte. Ltd于2009年初投资参股了亚硅BVI,曾最高持有亚硅BVI20%的股份。


  2008年开始,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光伏产业也受到巨大冲击。亚硅BVI的投资人陆续决定退出,作为战略投资者后期进入的Suntech Power Investment Pte. Ltd 也于2010年末退出亚硅BVI。


  外部投资者陆续退出后,施正荣入场。2011年,施正荣通过家族信托控制的境外主体受让了亚硅BVI意欲退出的老股东所持有的股权,成为亚硅BVI及亚硅有限的实际控制人。据悉施正荣此举系出于对光伏行业及多晶硅材料长期看好。


  人员与股权结构上千丝万缕的关联外,亚洲硅业还曾在无锡尚德破产前向其销售过多晶硅材料,2010年至2012年的累计销售额为17.57亿元。基于上述交易,在无锡尚德破产重整之际,亚洲硅业对无锡尚德享有应收账款债权余额为3782.20万元,后经债权申报获得偿付资金1200.13万元,亚洲硅业与无锡尚德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自此了结。


  已完成与尚德切割


  在冲刺上市之际,亚洲硅业的上市前景因实际控制人的旧案曾蒙上阴影。


  2013年,受欧美“双反”调查等影响,无锡尚德与境外上市主体Suntech Power Holdings申请破产重整,施正荣亦一度自公众视野中消失。


  去年11月的招股书中,亚洲硅业曾称,曾控股无锡尚德的开曼公司Suntech Power Holdings仍处于破产清算中;虽然截至法律文件载明日,在开曼群岛及美国均不存在对施正荣的未决诉讼,但由于Suntech Power Holdings尚处于破产清算中,施正荣作为Suntech Power Holdings 曾经的实际控制人和董事,未来不排除其破产清算人或投资者等向施正荣追责甚至提起诉讼的可能性。


  而据亚洲硅业此次的回复,施正荣已完成与尚德之间的切割。


  亚洲硅业披露显示,今年2月,Suntech Power Holdings的清算人已豁免施正荣作为Suntech Power Holdings董事、高管、股东等可能存在的责任。同时Suntech Power Holdings 所有流通的普通股均已缴足股款,不存在未缴足股款的赔偿风险。


  此外,亚洲硅业表示,其股份属于PS信托财产,向施正荣的追责或清偿财产范围不会涉及施正荣夫妻所控制的亚洲硅业股份。故施正荣夫妻所控制的发行人的股份权属清晰,不存在导致控制权可能变更的重大权属纠纷,不构成此次发行障碍。


  除无锡尚德旧案可能的阴霾外,监管亦对亚洲硅业的成立是否涉及破产隔离予以关注,要求亚洲硅业说明施正荣夫妻设置复杂的境外信托架构主要资产是否来源于无锡尚德和 Suntech Power Holdings。


  亚洲硅业就此回复称,施正荣夫妻设置境外信托架构的时间早于Suntech Power Holdings 上市时间,信托设立时唯一资产为施正荣所拥有 Suntech Power Holdings 股东 D&M Technologies Limited 的 5 万股股份,并非来源于无锡尚德和 Suntech Power Holdings,设立信托并非为了破产隔离的目的。


  虽然脱离了尚德此前破产案的潜在影响,不过亚洲硅业仍面临另一重考验——须在2022年内实现上市。


  据披露,亚硅BVI以及施正荣与亚洲硅业其他股东签署了对赌协议,若亚洲硅业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未实现在中国境内公开发行股份并上市,则亚洲硅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共同连带回购投资方持有的公司全部或部分股权。


  “尽管补充协议中约定了申报后上述对赌、回购等条款自动终止,但若公司未能在2022年12月31日之前完成发行上市,则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存在执行该协议并按照与投资方事先约定的固定收益,回购公司股票的风险。”亚洲硅业表示。


  多晶硅涨价带动业绩回暖隆基股份撑起过半营收


  在多晶硅价格波动影响下,亚洲硅业近年业绩走势颇为动荡。


  2020年,亚洲硅业实现营业收入15.53亿元,净利润2.196亿元,其中多晶硅营收占比为87%,光伏电站运营营收占比为11.83%,电子气体、太阳能组件及光伏边框业务的营收占比均极低。


  此前的2019年,亚洲硅业实现营业收入14.20亿元,净利润1.076亿元,2018年则为营业收入14.73亿元,净利润2.25亿元。


  据披露,2018年“531新政”的影响传导下,亚洲硅业多晶硅平均单价由2018年的8.56万元/吨下滑到2019年的6.22万元/吨。2020年受疫情影响,多晶硅上半年价格下跌,下半年开始上涨,全年平均单价为6.21万元/吨,至2021年则开始持续大幅上涨。


  虽有多晶硅价格影响,上交所在问询函中关注到,亚洲硅业主营业务收入与净利润下降幅度不匹配。就此亚洲硅业回复称,公司净利润变动的幅度之所以远大于收入变动的幅度,是在期间费用率保持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公司多晶硅销售价格大幅下滑、多晶硅销量增加、光伏电站投入运营三个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


  亚洲硅业此前即表示,公司经营业绩和盈利能力受多晶硅价格变动影响较大,2020年三季度开始,多晶硅价格上涨幅度较大,但是未来如果多晶硅价格再次大幅下降,公司将面临毛利率下降和经营业绩波动的风险。


  根据2020-2021年中国光伏产业年度报告发布的数据,2020年亚洲硅业多晶硅产量为 21875.19吨,占全球多晶硅产量的4.20%。亚洲硅业称,公司是全球多晶硅产能规模排名前十的企业,生产规模提升稳健,但其同时承认,相比同行业头部企业如通威股份、新疆大全、保利协鑫能源等公司,公司业务规模仍存在较大差距,公司产品在市场上的占有率相对较低。


  亚洲硅业此前已成为多家光伏龙头企业的供应商。


  隆基股份(SH:601012)去年8月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银川隆基硅材料有限公司等与亚洲硅业签订了关于多晶硅料的长期采购协议,合同约定2020年9月1日至2025年8月31日合计采购多晶硅料数量为12.48万吨,预估此次合同总金额约94.98亿元(不含税)。


  隆基股份表示,亚洲硅业为公司多晶硅料的重要供应商之一,与公司建立了良好的业务往来。亚洲硅业招股书亦显示,其于2020年正式通过全球单晶硅片龙头企业隆基股份N型电池用料认证,成为我国多晶硅企业中首家通过该认证并批量供货的供应商。


  天合光能(SH:688599)去年上市材料显示,其于2015年开始与亚洲硅业合作,合作背景是行业内的公司逐步摆脱对海外硅料的依赖,同时国内的硅料质量逐步提升,亚洲硅业的硅料生产基地位处青海,电费较低,具有价格优势。


  早在去年11月披露招股书申报稿时,亚洲硅业较高的客户集中度即被予以关注。而亚洲硅业此次对问询函的回复披露显示,其对隆基股份近年的销售收入占比呈急剧上升趋势。


  2018年,亚洲硅业对隆基股份的多晶硅销售收入为2.96亿元,占多晶硅整体收入的23.84%。2019年,上述两项已增至5.78亿元、48.64%。到了2020年,隆基股份向亚洲硅业采购了9.86亿元多晶硅,占亚洲硅业多晶硅收入的比例达到72.99%。


  以亚洲硅业的整体营收通盘计算,2018年至2020年,其向第一大客户隆基股份销售金额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20.09%、40.73%和63.49%,客户集中度较高。


  亚洲硅业称,公司客户集中度较高主要是由光伏行业市场格局所决定的,公司向隆基股份销售的比例持续提升,主要系隆基股份在下游硅片行业市场占有率不断提升所致。


  除隆基股份外,亚洲硅业其他重要客户包括晶澳科技(SZ:002459)、京运通(SH:601908)、阳光能源、中环股份(SZ:002129)等。(新京报贝壳财经)

电力会展
电力企业